企业首页    企业新闻    上市公司    龙江企业展示     企业图片    政策法规    企业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企业  >  企业新闻
中国移动投入超8300万元 飞信能否涅槃重生?
责任编辑:林颖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更新时间:2017-12-06 08:55:44

  “我们很明确,飞信未来将坚定地向政企级通讯应用的方向发展。”中国移动互联网有限公司(下称“中移互联网公司”)副总经理王志忠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王志忠认为,虽然目前在政企办公通讯软件中已有钉钉、易信及微信企业版等,但至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巨头和所谓的“独角兽”,“我想这就是飞信的机会所在”。

  2017年10月,一度远离舞台中心的飞信因两则2017—2018年度共计超过8300万元的对外招标项目再度引发外界关注,分别为“和飞信业务运营支撑服务项目”及“和飞信客户端技术实施与支撑项目”。

  而在一年前,飞信对外招标的数额仅为不到1500万元,而2015年此数字为0;2016年还一度传出中国移动将完全关闭飞信业务的消息。11月2日,神州泰岳宣布中标。值得注意的是,在飞信于2007年正式发布之前,神州泰岳在2006年底就中标北京移动飞信项目的运维支撑外包业务,此次中标的神州泰岳是飞信的“老朋友”了。

  “老朋友中标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之前很多的架构都非常熟悉了,换了新的合作伙伴很多东西都需要重新适应。”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评论。

  在广州举行的2017中国移动通信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中移互联网公司对外发布了“和飞信”新产品和新战略,提出将工作与生活相融的“工作向左,生活往右”等概念。

  飞信变身“和飞信”后,将正式进入政企级市场和to B业务。

  飞信此前为什么不行了?

  根据监测机构易观千帆的统计,截至2017年11月9日15时30分,飞信的活跃用户已不足百万;与之相比,腾讯旗下两大软件QQ和微信分别拥有6.62亿和超过9.63亿活跃用户。如此的数据对比,难怪很多网民认为飞信“不行了”。

  据了解,飞信的黄金时期在2010年前后,当时语音通话和短信是主要的通讯手段,飞信以短信优惠、移动端和PC端可免费互发信息为主要卖点的官方应用得到用户的欢迎,并在2010年前后收获了5亿注册用户,高峰期活跃用户接近1亿的数字。

  易观国际在2009年的一则统计显示,手机QQ当时在移动端即时通讯软件中市场渗透率约60%,为行业龙头;飞信排名第二,超过20%,也是不可忽视的力量。微信2011年才推出,因此没有进入统计行列。

  但微信于2011年诞生后便“一骑绝尘”,取代了QQ和飞信的地位。同样在2011年,当时还是“香饽饽”的飞信运营权由中国移动从卓望信息手中交给了广东移动,不巧的是,飞信的衰落没过多久便开始了。

  随着移动互联网渐渐普及,短信使用次数明显下滑。根据工信部的数据,中国手机用户共发送短信数量在2012年达到高峰,将近9000亿条。自此之后开始下降,而且降幅越来越大:2013年降幅1%;2014年下降14%;到2015年短信总量已下降至6992亿条;2016年,全国移动短信业务量6671亿条,同比下降4.6%;今年1~10月,全国移动短信业务量完成5540亿条,同比下降1.3%。

  通信行业专家项立刚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微信之所以“一骑绝尘”甩掉飞信,是由于独树一帜的“推送”机制,与之相比,飞信和手机QQ都是“上线”机制。

  “用户必须上线才能读取信息,一旦用户没有上线,就无法收到软件上的任何信息;而推送有很大的机动性,相当于用户‘24小时在线’,保证能随时收到所有消息。”项立刚说,“推送”机制设计网络构建的结构底层,必须从诞生起就坚持,到后面再改是来不及的,“飞信要想变成推送机制,底层技术全部要换新,不可能了。”

  而运营商背景使飞信收获了大量移动用户的同时,也为自己构建了藩篱。自2007年正式推出,飞信迟迟没有向其他运营商的用户开放,不少早期飞信用户都对记者回忆当年使用飞信的经历时表示,移动用户之间可以免费发送短信,但联通和电信用户迟迟无法享受到这一福利,一旦遇到其他运营商用户,还是很不方便。

  “封闭的生态系统导致飞信团队有一种很矛盾的心理,一方面希望自己玩得再大些,另一方面又不希望篱笆以外的竞合者参与进来。”一位业内人士如此分析。

  2012年,飞信终于对其他两大运营商完全开放服务,但仍没能挽救其接下来的艰难局面。

  变身政企级通讯软件后,新飞信什么样儿?

  2016年,飞信被更名为“和飞信”,正式加入由中国移动旗下的一系列应用组成的“和字辈儿”成员。

  中国移动内部人士对这次更名倒显得十分低调,中移互联网公司副总经理庄仁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任何应用都会在融合通信的基础上进行整合升级,仅此而已。”

  随后便传出和飞信将向政企级应用转型的消息。11月24日,和飞信的新产品和新战略正式出炉。王志忠介绍说:“和飞信最大的特点就是开放,我们不擅长做OA(办公自动化),而很多企业的OA已经很成熟了,我们就允许企业把它的OA和应用接进来,作为运营商我们擅长的是ICT(信息通信技术),企业可以使用我们擅长的高清通话、多方通话和64路电话等服务。”

  其次,和飞信支持企业对上下游合作伙伴的信息管理需求。庄仁峰介绍说,遇到上下游管理问题,目前的做法是拉个微信群,但群并不是万能的。“基于和飞信的运营商背景,我们可以清晰地将企业间的上下游关系,和每一层级的具体负责人以手机号码的形式显示出来,这样更方便查找,层级也更清晰。”

  再次,和飞信并没有放弃此前to C业务中的个人和社交场景的切换,以“工作向左,生活向右”的方式分屏处理,“向左划是工作台,向右划就是个人生活界面。”庄仁峰说。

  对目前有哪些大客户对和飞信感兴趣,是否有“大单”亟待签署?庄仁峰没有做明确回应。他表示,和飞信目前已经在中国移动内部广泛使用,“其他的大客户还在谈。”

  值得注意的是,和飞信的上述服务是基于手机SIM卡的,是另一种形式的“24小时在线”和“推送”(关机状态下除外)。和飞信相关工作人员对记者介绍说:“以多方通话功能为例,被呼叫方即便没有安装飞信客户端,也可以被安装了客户端的人邀请加入通话。我们不强制下载,确保用户能收到消息就好。”

  “飞信向政企级通讯软件转型还是有底气的。”项立刚认为,基于目前中国移动有超过8.49亿的用户数量,飞信有本钱在政企级服务上“做做文章”。

  然而,政企级市场并非没有强手,稍早前中国联通推出“蓝信”,中国电信与网易合作推出“易信”,再加上阿里巴巴于2016年3月推出的钉钉2.0及腾讯的微信企业版,to B业务已经格外热闹,其中不乏互联网背景的玩家,也不乏运营商背景的玩家,和飞信进入to B市场伊始就已是“四面楚歌”。

  项立刚对此分析称,飞信能走多远,取决于中国移动的决心有多大。“移动目前在5G、物联网和智能家居上也在大力布局,飞信对移动来讲可以说是‘能有最好,没有也无关生死’的角色。”(《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银昕|广州、北京报道)

集团始终秉持“发展企业、富裕员工、服务社会”的核心价值理念,经过快速发展,连续多年列入中国500强企业、中国承包商80强企业30强、黑龙江百强企业前10强。具有建设部核发的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和公路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具有建筑行业(建筑工程)设计甲级资质2个、公路行业设计甲级资质1个,具有各类一级资质65个,是国内业界具有“双特三甲”的少数企业之一。拥有房屋建筑、道路桥梁、建筑安装、水利水电、科技创新、投融资、地产开发7个业务板块。在册职工1.8万人,年拉动社会就业16万人。集团共有权属及所属企业71家,年生产经营能力300亿元,预计“十三五”末,打造成为“500亿”规模的大型现代企业集团。

    通知明确,为支持小微企业发展,自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继续对月销售额2万元(含本数)至3万元的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免征增值税。此外,自2017年12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对金融机构向农户、小型企业、微型企业及个体工商户发放小额贷款取得的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自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对金融机构与小型企业、微型企业签订的借款合同免征印花税。